澳门金莎娱乐网站_首页
做最好的网站

杨朱-孟子,抠门鬼?

作者: 影视娱乐  发布:2019-09-06

其实觉得有点讽刺,片中一直在强调“人人生而平等”,但那么多人为了保护孙文一个人的安全而牺牲,反倒证实了这个世界上有的人的生命就是比另一些人的生命更重要、更有价值。
孟子曰:“行一不义、杀一不辜而得天下,皆不为也。”荀子亦云:“行一不义、杀一无罪,而得天下,不为也”或许在现代人看来,为了成就大事都是要有所牺牲的,但是从人性上来讲,每一个生命都是宝贵的,我们无权要求牺牲某些生命来维护另一些生命。

杨朱是道家的代表人物,他秉承的是道学思想,不过也掺杂着其他学派的思想。杨朱最令人诟病的一句话是——拔一毛以利天下,吾不为也。这给了后世许多学者批判道家思想的理由。杨朱主张贵生,他的思想大致下启庄子。因为《道德经》(又名《老子》)与《庄子》虽然都属道家学说,但《道德经》的侧重范围在于对本体论的思考与论述(可参考我的另一篇文章《对于【道德经】的一种拙见》),而《庄子》则更着眼于个人的慰藉与精神的解脱,《养生主》、《逍遥游》、《人世间》等都是为个人在名利与官场两个争斗场中寻找精神的寄托。不然古人也不会讲“入世遵儒,出世守道”。

行一不义,杀一无辜而得天下,皆不为也。圣人其心之正,必不苟取而贪得。养浩然之气,要靠集义,行一不义,这浩然之气就前功尽弃,真气尽废了。你以为行一不义而得天下,利益很大,但是对于圣人来说,对于孟子来说,行一不义,就失去了浩然之气,失去了自己的人生价值,活着都没意义了,要天下来干什么?

图片 1

【“可以仕则仕,可以止则止,可以久则久,可以速则速,孔子也。皆古圣人也。吾未能有行焉;乃所愿,则学孔子也。”】

《孟子·尽心上》——杨子取为我,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贺麟先生认为:“不拔一毛以利天下,言其既不损己以利人,亦不损人以利己,而取其两端的中道”。细思想来,贺麟先生在评论时可能收到《中庸》的影响。至于为什么取中道?怎么取中道?贺麟先生却没有讲清楚。我与贺麟先生的观点有所不同,在我的理解中,《孟子》在这段的批判可能并非出自孟子本意,或者说不是孟子所说,而是他弟子(受到其他学术思想影响)或是后学者加入的。为什么呢?我们来看《孟子》的另一篇《公孙丑·上》:行一不义,杀一不辜,而得天下,皆不为也。杨朱与孟子都在讨论一个问题,在天下与个人之间做抉择时,该怎么做?这本质上讨论的是一个伦理问题——人的生命能衡量吗?要是能该怎么衡量?那么人的生命价值可以衡量吗?

孟子说完伯夷和伊尹,接着说孔子:

图片 2

“伯夷是圣之清者,有一丁点达不到他的标准,他都不干,以至于不食周粟,饿死也非其君不事,这样的清,就偏于狭隘。伊尹是圣之任者,不管什么情况,硬上软上,他都要上。这一定要干,就难免迁就妥协。只有孔子,元神不滞,变化无方,积极进取,又顺其自然,可以做官就做官,应该辞职就辞职,可以久留就久留,不觉得赖着谁;应该离开就马上离开,不会悻悻不平。孔子未尝没有伯夷的清,但他并不清高偏狭;孔子未尝没有伊尹的任事能力,但他并不非要任事实现事功不可,把自己的学问留下来,传下去,成为万世之宗,这是孔子之道。

可以的。说他可以并不是从类似于“生命有限,但用有限的生命可以创造无限的价值,于是生命得到升华。”这都是心灵鸡汤了。那么是什么呢?我们来做个假设,你愿意拔一根毫毛为代价救一个人吗?你愿意断一只手为代价救一个人吗?你愿意牺牲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去救一个人吗?那你愿意救五个吗?一百个呢?一千个?一万个?一亿个???我不需要后缀答案,也不需要去找你要答案,你怎么选择那是你自己的事儿,你可以不告诉任何人,只有你知道你自己的答案。但是,可以确定的是——总有一个点你愿意,总有一个点你不愿意。听着!!!你的思想已经不自觉的落入一个伦理门中——总会有一个数目使得你——愿意——去付出。那之前为什么会出现不愿意呢?不值得呗。是啊,你已经不自觉的为自己的生命找到了一个衡量的尺度——所救的人的数目。那么,还有人命关天吗?你还认为人命不可估值吗?可能你会说,命是特别的存在,用命去换命,应该另当别论吧。那么让我们把视野来回到历史的长河中,玄武门事变还是那么刺眼——那是裹着大义灭亲的大旗而施行的弑兄囚夫的恶行。而后世的史书与演义都把李建成黑化了,这无非就是一块遮羞布罢了。唐太宗也开创了史官记载的历史可以被皇帝查看与修改的劣迹。为了得到心中的权势与江山,即使如一代明君,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伯夷、伊尹、孔子,都是古代的圣人,我都做不到。但是如果一定要去做,我愿意学孔子。”

生命的重要性,实际并不在于他的本身,而在于他的对立面是什么。

这里的清者、任者、时者之分,读者可以体察自己,是清者、任者还是时者。

   【“伯夷、伊尹于孔子,若是班乎?”

   曰:“否。自有生民以来,未有孔子也。”

   曰:“然则有同与?”

曰:“有。得百里之地而君之,皆能以朝诸侯,有天下;行一不义,杀一不辜,而得天下,皆不为也。是则同。”

曰:“敢问其所以异。”

   曰:“宰我、子贡、有若,智足以知圣人,污不至阿其所好。宰我曰‘以予观夫子,贤于尧、舜远矣。’子贡曰‘见其礼而知其政,闻其乐而知其德;由百世之后,等百世之王,莫之能违也。自生民以来,未有夫子也。’有若曰‘岂惟民哉?麒麟之于走兽,凤凰之于飞鸟,太山之于丘垤(die),河海之于行潦(lao),类也。圣人之于民,亦类也。出于其类,拔乎其萃。自生民以来,未有盛于孔子也。’”】

公孙丑接着问:“伯夷、伊尹和孔子都是圣人,他们的人品,是不是都等量齐观而没有高下之分呢?”

孟子说:“不一样,都是圣人,但分量大小不同,论道德事功,自从有人类以来,还没有赶得上孔子的。”

这给圣人论斤两的事,王阳明和他的学生们也讨论过,我们以后学习《传习录》时再学,先看孟子怎么说。

公孙丑听孟子说伯夷、伊尹和孔子不同,就问:“那他们总有相同的地方吧?”

孟子说:“有!如果给他们一百里的地方为君,这三人都有经天纬地之才,济世安民之略,能朝服诸侯,一统天下,因为其道德之盛,天要降大任给他,人要归服于他,自然他得人心,得天下。但是,他们都没有一丝一毫的私心,如果要他行一不义,杀一无辜而得天下,他们三个人,都一定不会去做,这就是他们相同的地方。”

“行一不义,杀一无辜而得天下,皆不为也。”这是圣人的基本条件,所有圣人都有的。因为圣人首先是诚意正心,其心之正,必不苟取而贪得。

这也是前面孟子讲的养浩然之气,要靠集义,行一不义,这浩然之气就前功尽弃,真气尽废了。你以为行一不义而得天下,利益很大,但是对于圣人来说,对于孟子来说,行一不义,就失去了浩然之气,失去了自己的人生价值,活着都没意义了,要天下来干什么?

公孙丑说:“明白了,老师,行一不义,杀一无辜而得天下,皆不为也,这是伯夷、伊尹、孔子相同的地方。那么,他们不同的地方在哪里呢?”

孟子说:“孔子和其他圣人不一样,这不是我一个人说的,以前孔门弟子都有说过。宰我、子贡、有若三人,识见高明,其智慧足以深知圣人,凡是他们所赞扬的,一定每一条都有依据。即便他们是学生,也不会因为巴结老师,投老师所好而说一些奉承的虚话。所以我说孔子的优异,也取信于这三个人的评价。

“宰我说:‘自古圣人,以尧舜为首,但是在我看来,夫子比尧舜贤德多了!’”

为什么呢,尧舜以道治天下,功在一时。孔子祖述尧舜,宪章文武,推崇尧舜之道以删述六经,垂教万世,则其功业在万世,以一时之功,和万世之功比较。孔子不是比尧舜还贤吗?所以尧舜都是一世之君,而孔子为万世推崇,做了两千多年“素王”。

子贡说:“自古圣人,世代久远,则其所行之政,所存之德,都模糊不清,没法知道了。但是,民间还保留了他流传下来的礼仪和音乐。通过礼仪和音乐,就可以推知他当时的政治理念和行政风格。我就通过礼仪音乐来推知前代一百世的君王,任何一个都不能违背孔子之道。所以从有人类以来,还没有一个能赶得上他老人家的。”

有若说:“难道仅仅人类有高下之分吗?麒麟之于走兽,凤凰之于飞鸟,泰山之于土堆,河海对于小溪,何尝不是同类,圣人对于百姓,也是同类,只是出乎其类,拔乎其萃,大大高出了他那一类,自从有人类以来,还没有超过孔子的!”

好了,到这里要总结一下这几天学的。孟子从知言、养浩然之气,到不动心之原,最后尊崇孔子,表明愿意学习孔子。因为当时各国诸侯都想争霸,都想学齐桓晋文之道,孔子的学问没人关心了。所以孟子要重新擦亮孔子的思想,辨明王道霸道的大端。

《孟子正义》焦循做了总结:

《吕氏春秋》说:“人同类而智殊。”圣人在人类之中,本是卓然绝异于凡俗,出乎其类,拔乎其萃,而孔子在卓绝之中,尤为盛美,此所以异于伯夷、伊尹者也。前面说北宫黝、孟施舍、告子,“不知求心,不知集义”。一定要回归曾子的“日三省吾身”,“自反”,反省自己,自反而缩,理直气壮,虽千万人,吾往矣,则得百里之地为君,也能朝诸侯而有天下。自反而不缩,理不在自己这一方,则行一不义,杀一无辜而有天下,则不为。所以伯夷、伊尹、孔子,都是自反而配道义之人,这一点是一样的。

但是,伯夷的“非其君不事,非其民不使”,偏于清。伊尹的“何事非君,何使非民”,专于任。专于要自己任事,抓着不放手,就可能走向北宫黝、孟施舍。专于清,就可能走向告子。所以,既能“集义”,又能“量时合宜”,就要把握孔子的“可仕可止,可久可速”。《易经》说:“大中而上下应之。”这是“以志帅气”的学问。分阴分阳,柔和刚交替使用,通其变化而人民不会倦怠,神而化之使人民相得益彰,这是“可仕可止,可久可速”的学问。至于通变神化,而集义之功,极于精义,这是伏羲、神龙、黄帝、尧、舜、文王、周公,一路传下来的,而孔子将之收集整理完备,孟子又传承下来。能有这样的修养,则诐辞、淫辞、邪辞、遁辞,那些似是而非的四大恶言,就不会动摇你的心志。

以上这一章,讲集义以行勇,讲不动心,讲养浩然之气,顺乎天道,不要拔苗助长。圣人量时而行,而贤者道路偏狭,需要读者反复体会,熟稔于心。

图片 3

我的孟子学习参考书目:

四书章句集注,朱熹,中华书局

张居正讲解孟子,张居正,中国华侨出版社

孟子正义,焦循,中华书局

孟子译注,杨伯峻,中华书局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于影视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杨朱-孟子,抠门鬼?

关键词: 澳门金莎

上一篇:好看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