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莎娱乐网站_首页
做最好的网站

子不语怪力乱神

作者: 影视娱乐  发布:2019-08-24

       我不是要故意吓人,只是单纯地说个故事,如有雷同,纯属虚构。

- 壹 -

图片 1

你,听说过白衣学姐吗?

       我年少无知的时候,和片中几个作死的少男少女一样也是好奇宝宝,对鬼神的事情很有求知欲。一天中午——也就是传说中阳气最旺的时间,我和我另几位作死的小伙伴在教室玩碟仙。

我是七小,来自西南偏远山区的小县城,那里不靠海,不下雪,与外面的世界相隔的,是海拔上千米的高原。层峦叠嶂,郁郁葱葱,一行白鹭上青天。

       没错,就是你们想象中的碟仙。

今天要讲的故事,就发生在这个小县城。

对,就在那个老宿舍的4楼~404~在那里召唤她,她会回应你~她会帮你实现任何愿望!

       参与者包括小A、小B、小C、我,小D和小E。
     
       我们铺上一块白布,上面写着26个英文字母和十个数字另附两个汉字“是”、“否”。一切准备就绪,我刚坐定准备将手指放上白色的碟子,小D和小E宣布自己不玩了,改为围观。

时光已逝,但记忆却把那个年代、那段故事、那些场景都打磨的锃亮发光,在七小脑中挥之不去。

“为什么带我们来这里?”

       念完一个咒语后,我们齐声说:“碟仙碟仙,请出来!”

- 贰 -

“这里太可怕了!”

       其实我嘴上说不信,心里是非常紧张的,特别是念咒语时因为不熟而拖拖拉拉,很怕因此惹上大祸。

2003年初秋,那时七小上初中,打球、耍酷、寻求刺激,是那时最爱干的事儿。

“你没听说过吗?这里曾经死过好多人!”

       碟子带着我们四个的手指围着“是”和“否”两字转了一个圈……

初二,班里转来了一个外地女生,对我们这个近乎与世隔绝的小县城来说可算新鲜事儿。慢慢的,这个女生跟大家熟络了起来。

“我们来玩碟仙,听说在这里玩,特别灵验!”

       我见过别人玩笔仙的,但从没见过谁真的请出来过,我们几个都怕极了,起码我很害怕,小D和小E看着倒是很平静。我们还没来得及问问题,突然有人“哇”地大叫一声,拿开碟子上的手,跑出教室。接下来,剩下的人也像触了电一样从座位上弹起来,飞也似的跑出教室。

某天,她兴致勃勃的聊到了一个话题——碟仙,从没听说过的我们好奇心一下子被激发起来,一起围着她问个不停。

四个女生各怀心事,害怕又迫切的想知道碟仙是否真的这么灵。

      在跑下楼梯的时候,我们同时听见有人叫我们回来。

“我们那边经常玩这个碟仙,特别神奇!”转学女说道。

一栋置空的教学楼

      过了几天,跑在最后一个的胖女生小A对我说,跑下楼梯的过程中有人拍她的肩,但是她明明是跑在最后一个的,那么是谁拍她的肩呢?
       
      后来这个女生的身体一直不好,虽说原来也一般来着,运气也开始欠佳,考试都不顺,我和她是同寝室的,晚上她经常会有喘气和呻吟声,不要想歪了,是那种有人坐在她胸口,她喘不过来气的哀嚎声,很哀怨,同寝室的人都能被吓醒。

“碟仙是个什么玩意啊?”

一片漆黑的楼道

      我和她一起经常会遇见灵异事件,比方说我们一起洗衣服,她突然很害怕的说:谁在我耳边叫!但是我只感觉到有阵风刮过……越说越害怕,就此打住。

“简单来说,就是请一个鬼魂出来~”

唯一的光源都来自她们的手机!她们互相依靠着,又害怕又兴奋的往上走着,说话都有回声的楼梯上,四个女生颤抖着一步一步挪动!

      其余的人倒是都挺正常,可能是小A原来身体就不好,点低的缘故,容易被跟,现在……可能还在。

“鬼!?”

      我就想说:
      看恐怖片可以,不信也可以,作死真的不可以。

大家有些慌乱。

如果不是小洁怂恿,她们是不会来这里!小洁就是那个说要到“鬼楼”玩碟仙的女生!

      

我和几个哥们倒是有些兴奋,要知道,我们几个当时出了名的大胆,下晚自习专挑崎岖而且漆黑一片的山路走,周末雷打不动的聚在一起看恐怖片,这可真合了我们的胃口。

1楼

             

看大家都不说话,转学女有些洋洋得意,似乎觉得吓到了我们。

2楼

       

“真能请出来吗?我可不信。”这时我一哥们开腔打破了寂静,我朝他看去,给了他一个“牛逼!”的眼神,等着转学女的回答。

3楼

“我知道你们肯定不信,虽然我说不上这其中的道理,但是我真的见过别人把碟仙请出来了,‘它’还能回答我们提的问题,而且每个问题都能答对!”

4楼

“啊?”人群一阵骚动,不知不觉间,大半个班级都聚了过来。

“到4楼了,再进去”小洁推了推靠在她身边的婷婷!

“人又看不见鬼,鬼也不能说话,怎么可能回答问题啊,你就是骗我们!”

“你别推我,我好怕啊!我想回去”婷婷是四个女生中最胆小的一个,她是被硬拉来的,因为小洁说,玩碟仙需要4个人。

“请出的碟仙不会现身,也不会说话,但是‘它’会附在一个碟子上,碟子标有指示,当我们提问后,碟仙会带着碟子移动到对应的答案上,每一次,都正确。”她说的一本正经,严肃又有点冷漠,这下,大家还真被唬住了。

“怕什么,我们有4个人!”

看大家都不说话,她又说道:“马上要上课了,这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要是你们有兴趣,这周六晚上我们到教室来,我让大家亲身体验一下,有人要参加吗?”

—404—

叮~~

手机照着门牌

上课铃响了,大家四散开来回到了自己座位上,谁都没有表态要参加,但一股暗流已经在班级里涌动起来。

陈旧的宿舍门满是灰尘

我急匆匆给几个铁哥们写了纸条,问他们参不参加,无一例外,大家都兴奋的跃跃欲试,本来就枯燥的数学课,这下子变得更加难熬,好不容易捱到下课,大家立马又围作一团,七嘴八舌的说起来,不一会,周末参与的人数就基本敲定好了,末了,转学女交代了一些事项。

到了,那个“鬼屋”!除了急促的呼吸声,再也没有别的声音了,这么的安静,她们都能感觉到彼此的心跳“咚咚咚”有力的跳动着!四个人背靠着背往404移动。

准备一张A2大小的白纸

“吱—”随着宿舍门的打开,四个人仿佛被神秘的力量吸引着往里走,满是灰尘的房间,一推门掉下来一层灰,呛的她们直咳嗽。咳嗽声都回荡在空旷的走道里,她们用手机照了照四周,凌乱的椅子,几张破旧桌子靠在布满蜘蛛网的窗户下,两层的床铺也是积着厚厚的灰尘,看样子,确实没有人来过。窗户好像没关好,“嘎吱嘎吱”的。

一个扁平的小碟子

一只马克笔

这样的环境无论谁都会被吓死,何况这里还死过人,小洁从包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东西,玩碟仙了!她倒是轻松的很。

一只粗一些的蜡烛

“我要先试一下,你们把手都放在碟子上,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准放手,要一起请碟仙,一起送碟仙,不然,碟仙就会上放开那个人的身”小洁认真的说着!她点燃一根蜡烛,摆好所有的东西,四个人的食指都轻轻放在碟子上。

参与的人数必须男女相等,且当天不能穿任何带红颜色的衣服

“我们是虔诚的信徒,白衣学姐快出来,白衣学姐快出来~~~”小洁口中一直默念着,突然,碟子动了一下!“你们谁在动?”,小洁睁大了眼睛问到。

- 叁 -

一转眼,周末来了,天色还未暗的时候,大家就匆匆忙忙从家里跑出来,我在家胡乱扒了两口饭也急忙往外赶,跟几个哥们碰面后就往学校去了。到了学校,已经有五六个人在那等着,见人还没到齐,大家互相闲聊了起来。

“没有,我们都没动”雅雅开口说了,大家都露出惊恐的眼神。

不一会,人陆续到齐了,一共是6男6女,东西也准备妥当,转学女这就准备开始,就在这时,有人惊呼一声,“你衣服上有红色!”说着大家看向了一个五大三粗的男生,这个男生平日里有些凶,这天恰好穿了一件印有灌篮高手的T恤,外面一件黑色夹克,不仔细看还真难注意到那樱木花道的头发,是红色的。

“白衣学姐,是你吗?”小洁开口问到。

“就这么点红色,不要紧的!别啰嗦,快点快点,开始吧!”

只见碟子在布上转动了一圈,就在上面画的“是”字上停下了!

“不行,你要么回去换衣服,要么就出去,不能参加了!”转学女说的很冷,大家也怕这其中有什么禁忌,叽叽喳喳的催那男生回去换。谁知被大家一说,这男的估计自尊心上来了,一摆手说不玩了,就径直往外走。这下尴尬了,人数不对等了,这时,一个幽幽的声音响起:“要不我…我先退出吧,这样你们就能玩了。”说话的是一个平日里比较文静的女生,大家估计都觉察出她有一丝害怕,默契地同意了。她退出教室后,终于可以正式开始了。

转学女让我们男女间隔坐开,在纸中间画了一个八卦,左边写“是”,右边写“否”,左上角的空处写上百家姓,左下角写上男、女,生辰,纸的右侧就写了很多,比如“喜欢”,“不喜欢”,颜色,日期等等,她解释道,这是让碟仙回答时的一些选项,因为碟仙不会说话,只能靠选,所以写的越多,可以问的问题也越多。写好后又用马克笔在碟子上画了一个箭头,准备妥当,点上了蜡烛,放在桌子一角,教室的灯灭掉,气氛瞬间恐怖了起来,大家围坐在一起,转学女开始交代具体流程。

“白衣学姐,我想问你,这次英语4级考试我能过吗?”碟子转了一圈停在了“能”!

首先,碟子倒扣在纸正中的八卦上,每个人伸出右手,食指摁在碟子的边缘,大拇指与左手边那个人的小拇指勾住,10个人依次进行这个动作,连成一个圈。

然后,大家齐声呼唤“碟仙碟仙快出来”3遍,这时,碟子就会开始移动,首先要问三个必问的问题:请出的碟仙是何姓氏,是男是女,生辰几何,这是对碟仙的尊重,之后便可以问自己想问的问题了。

小洁紧接着又问“白衣学姐,等学期结束,我会出国去玩儿吗?”碟子又转了一圈在“是”字上停下来!

碟仙会带着碟子移动到对应的答案上,箭头所指的就是碟仙给出的回答。

“真灵呀,我爸妈说暑假带我出国玩”小洁兴奋的说!“白衣学姐,我最后还有个问题,我~我和林豪会在一起吗?”小洁又问了,碟子飞快的转了几圈后在“不”字上停了!“为什么?不,是说我们不能在一起吗?”碟子又开始转动起来,这次是“死”

过程中,不论发生什么事情10个人的手都不能松开或离开碟子,结束后,要众人齐声送碟仙回去。

“死”

交代完毕,大家已经迫不及待要开始了,按照她说的,我们的手连成一个圈,开始了呼唤。

小洁突然放开了手,她的眼神变了,突然像变成了另一个人,她冲着小铃就是一个巴掌,“我知道是你,是你抢走的林豪,你们背着我偷偷交往对不对?他是我的!”

“碟仙碟仙快出来,碟仙碟仙快出来,碟仙碟仙快出来~“

“没有,你乱说,你放开我”小铃和小洁两人拼命撕扯着,又拉头发,又挥拳头!

然而,并没有动静,碟子一动不动。大家都有些着急,但是这么严肃沉重的气氛,谁都不敢开口质问。

“不好,我们快走,这里不对劲,赶快走”雅雅慌张的开口,拽着她们拼命往外面跑。

“我们再呼唤一次,大家心一定要诚,这次我们把眼睛闭上呼唤。”转学女说道。

楼道里实在太黑了,四个人拉扯的往楼下跑去。

于是,大家闭上眼又开始了呼唤,就在第三遍喊完的同时,碟子竟然真的移动了起来!我背后一阵冷汗,真的请到碟仙了吗?

4楼

转学女按照流程问过三个问题之后,对大家说:

3楼

“好了,三个问题已经问完,大家可以问自己想问的问题了,烦请碟仙指点一二。”转学女轻声说道。

2楼

大家面面相觑不敢说话,转学女见此只能自己先提问了。

4楼

“碟仙碟仙,请问我是不是很漂亮啊?”

“怎么回事,怎么又到4楼了,大家接着跑,不要停。”雅雅大声喊道!

噗~,大家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这样的氛围下竟然问这种问题,只见碟子指向了“是”。好吧,她这么一弄,大家都稍许放松了一些,氛围也轻松起来,有个胆大的男生率先提问了。

3楼

“碟仙碟仙,我想知道我喜欢的女生最喜欢的颜色是什么?”

2楼

碟子移动到了“黄”上面,只见那男生激动的涨红了脸,极力的点头小声说着,“太准了太准了,就是黄色,我打听过!”

4楼

这下子大家彻底放松了,七嘴八舌开始提问,有趣的是,大家都盯着小宇一个人在问,仿佛为了验证碟仙是否能回答准确,有的问小宇的生日,有的问小宇最爱吃的水果,有的问小宇的身高…我也跟风问了下小宇最喜欢的篮球明星是谁,没想到碟仙都一一答对了。这让众人十分兴奋。哦,对了,小宇有点肌肉、有点黑黑的,是我们学校篮球队的,学习成绩也不错。

“还是4楼,我们跑几圈了”

“碟仙碟仙,小丽喜欢的男生在不在我们几个人里面?”

“出不去了!我们碰到‘鬼’了”

说话的是转学女左手边的那个女生,小丽就是那个转学女,平日里两人比较要好。这问题问得大家一时激动起来,再看转学女,脸都红了,嘴角张合了几下,看口型像是在责备那个提问的女生。

“我们肯定是鬼打墙了,这样跑是跑不出去的”。

只见碟子慢慢移动到了“是”字上面。

4人气喘吁吁的扶着楼梯把手,惊恐万分。

这下大家都炸开锅了,就五个男生,到底是谁呢?小丽的脸更加红了,头也埋了下去,看样子除了她,其他九个人都很想知道这个人是谁。

“噔噔蹬蹬”楼下传来脚步声。

“这个人是长头发吗?”有人率先发问了。

“谁,听说如果碰到鬼打墙,只要有生人来,就能打破了,太好了!”雅雅颤抖着声音。

“否”

要知道,那个流行H.O.T的年代,男生都喜欢留着长长的刘海,现在称作杀马特吧。五个男生中,三个长发,包括我,好,只剩下两个人了,小宇是其中之一。两个男生也有点紧张,脸颊微微泛红。

“是小宇吗?”

“是”

!!!

大家像侦探查明真相一般开心雀跃起来,两个当事人却都羞红了脸,没想到还没结束,发起提问的那个女生又问了一个更加尖锐的问题。

“那小宇喜欢小丽吗?”

一阵沉默,碟子也跟着静止了一会,突然,碟子从先前“是”的位置开始缓缓往另一头的“否”移动,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因为整张纸太大当初被对折过,中间留下一道折痕,就在碟子快跨过纸张中线时,碰到折痕顿了一下,大家猝不及防,手一下子离开了碟子,几乎同一时间,教室里唯一的光源——那根蜡烛突然熄灭了。

这也太巧合了吧。

众人急忙找打火机把蜡烛点上,恢复光亮后大家都有点不知所措,因为所有人都清晰的记得开始之前小丽说不管发生什么手都不能离开碟子,不知道蜡烛熄灭跟我们松手有没有关系?碟仙会不会不高兴了?我们脑子里一连串的疑问。

“游戏不能继续了,我们赶快恢复之前的手势,尽力把碟仙先送回去吧。”

小丽褪去了脸上的红晕,又恢复到一本正经的状态说到。我们不敢怠慢,赶紧重新连接了手指,众人齐声说到“碟仙碟仙请回去”,一遍两遍三遍,四遍五遍六遍,碟子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再往后的事情我的记忆有点模糊了,因为突发的事件弄得大家有点心神不宁,似乎过了很久才重新呼唤出碟仙并顺利将其送回,事后大家也就分头回家了,没多久也就把这件事忘了。

- 肆 -

时间一天天推移,可是还没等到中考,小丽就又转学去了其他地方,离开了我们。大约是四年后,到了大学,偶然有一天,看到一条她发出的微博。

“#我曾为他/她做过最疯狂的事#恍然想起那个秋天,我欲扮作神灵向你表明心迹,你却拼尽全力违抗神力,也许喜欢我比相信碟仙的存在还要难吧。”

什么?!有情况啊。我赶紧qq联系了那个女生,没想到——

原来,玩碟仙不过是小丽串通好友策划的一场对小宇的表白,从一开始就是她在移动碟子,我们几个不过是傻傻的配合了一把,恰好一个接一个都问了小宇相关的问题,而这些答案早已默默记在了她的心里,所以当然都能答对了。

然而,问小宇喜不喜欢她的那个问题是出乎意料的,当时碟子停留在“是”上面,她想,碟子没有她移动,肯定不会动的,心里还一阵窃喜,谁知她突然感受到一股拉扯碟子移动的力量,她僵持了一下,以为是哪个闺蜜在捣乱,可再一看小宇,发现是他在暗暗使力,心一下子松开了,碟子动了,朝着“否”移去。一下子仿佛被抽空了所有,她难受的想哭,好闺蜜也觉察到这尴尬,趁着碟子即将碰到折痕的时候手一抖把大家的手带了下来,避免了尴尬结果的出现。小丽很伤心,自从转学后,就再也没跟小宇联系过。

唏嘘不已,回过神来,赶紧转发了微博并艾特了小宇。

“什么?!我以为要移到‘喜欢’那边才作数,所以拼命往那边拉,谁知突然大家都松手了。”小宇在电话里惊讶地说。

“我去,那你们后来?……”

“没有联系过了。”


- 终 -

好吧,关于游戏的故事讲到这里彻底结束了,可是他们的故事却因为我的一次转发刚刚开始。

今天的他们,应该在一起过情人节吧。^O^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于影视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子不语怪力乱神

关键词: 澳门金莎

上一篇:她们永远,相爱相杀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