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莎娱乐网站_首页
做最好的网站

不一样的想象力

作者: 影视娱乐  发布:2019-07-31

我一直觉得看Russell Crowe面无表情装酷,看久了能看出白痴的味道来。凭《角斗士》拿到奥斯卡最佳男演员,简直是对这一奖项权威的挑战!直到后来看到《美丽心灵》,才知道是对他前一年工作的补偿。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象,我有一个朋友曾和我说过他的幻想,他总是喜欢想象和她的女朋友遭遇很多困难,然后一起克服,或是女朋友突然遭遇了绝症、重大车祸变为残疾,他默默照料她一生,有点变态,但是估计很多男人都有过这样的幻想。《美丽心灵》就是一部关于想象力的电影,诺贝尔奖得主的想象力显然不一般,Russell Crowe的表演精彩至极!
海报上的宣传语尤其经典“He saw the world in a way no one could have imagined”。John Nash的世界“内外”分明,外人看来,这是一个没有生活情趣、完全没有想象力的书呆子(Russell Crowe刻意增肥后,他原本的“白痴”表情发挥得恰到好处),而内里,绝对是惊涛骇浪,友谊、亲情、特工、国家机密、追杀,样样具有,他的思维组织创造了这一切,并将其最大化逼真。John Nash绝对是个富有丰富想象力的人,只是他的遐想进入了another way而已。
一个印象深刻的场景,是John Nash和一班同学坐在学校的酒馆里喝啤酒,这时,进来了三个女孩,其中一个是特别漂亮的金发美女,当其他人在评头论足、跃跃欲试的时候,Nash迅速在脑海里设计出了一个唯一能确保成功约到这个美女的公式,可他并不付诸实施,而是飞奔回寝室,将其写在了玻璃窗上。
要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科学家,光有丰富的想象力和才华,并不够,还得有坚强的神经,John Nash尽管是个疯子,但他绝对坚强。他用牙齿咬开手臂,发现并没有找到记忆中特工植入的那块芯片,这一事实告诉他自己医生可能是对的,自己可能是疯了,虽然无奈,也只是回应了一句“It's gone”,当最终知道他唯一的好友和他的小侄女只是幻想时,他蹲在小女孩身前说:“亲爱的,我爱你,并且会一直继续地爱你,但是我以后再也不会和你说话了。”面对小女孩的泪水,他也哭了,但流泪之后转身离开,再也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设身处地地想,我自己肯定做不到,我没有那么坚强。
影片中有一个配角是John Nash同窗,Nash曾是他围棋盘上的手下败将,此人相貌出众,风度翩翩,后来担任了普林斯顿数学系的主任,也是在他的帮助下,John Nash以一个精神病患者的身份重返校园,任教并研究,最终获得了诺贝尔奖。他可能也是教授的身份,著名的学者,但注定的事情是,他和成为伟大的科学家无缘了。他思考、生活的“常规化”,在一些情况下的圆滑,注定了他不能成为载入史册的科学家。优秀的科学家和优秀的艺术家是相象的,最可贵的品质是一种接近茫然的天真,当任何艺术创作、科学研究带上哪怕一丁点的功利,那便必然与成就背道而驰了。
我身边也有一位科研工作者,研究目前世界上许多尚未攻克的病毒,反复地克隆、培植病毒,然后再试着用不同的方式将它们杀死,日复一日。作为一个女性,而且还是挺漂亮的女性,她几乎不化妆,很少在意穿着,有时甚至懒得梳头,看任何电影通常都会半路睡着,很多笑话要和她讲两遍,从不考虑手袋的颜色或香水的品牌,我总是对她说:“真没想象力”,总之,她是个不一样的女人。但每次她在电脑前进入沉思状态时,我都会想起John Nash,她在想什么呢?是一个繁琐的公式?基因的排序?又一次对球状病毒的屠杀?或是一个离奇的故事?毕竟我想,那是一种不一样的想象力吧。

    这个学期颇自不量力地选了经济研究中心双学位巫老师开的博弈论课程,John Nash这个名字于是就来回地在我们龚老师的中级微观经济学课堂以及巫老师的博弈论课堂来回地穿梭。我知道这么一部电影,我知道Russell,我知道NASH是诺贝尔奖获得者,我知道他貌似得过精神分裂可是后来他们都好了,我知道这部电影貌似感动了很多人,可是从课堂上我只知道这部电影前半部分给出的goes for blonde的那个答案不是纳什均衡(Nash Equilibrium),只是符合max-min的一个解。据说此电影放映后大获好评之余教授们写信给NEW YORK TIMES指出这一根本错误,说JOHN NASH根本不可能给出这样一个追褐发美女冷落金发美女之解。
   一天没睡,然后下午在网上断断续续地在线看完了A BEAUTIFUL MIND。看一段哭一段,到后来发展到涕泪齐下根本无法控制。影片最后部分,NASH看到一个陌生人,问自己的学生:you see him? so he is real? you are sure? not kidding me?然后转过去正视那个陌生学者,so now I know you are real. Who you are, and what for?
   而后者,正是专门来告诉他(当然也是顺便检验他是否正常):John Nash, you are the 1994 Nobel Prize winner on Economy。
  
   [幻觉来自大脑]
   从影片看,NASH是一个典型的书生,不善与人交往,沉迷数字,在这个现实的社会不免有一些自卑;同时他又天资甚高,于是又不可不勉地是一个极度自负的人,他相信John Nash是与众不同的。这样一种性格的结合走向极端,精神分裂便不可避免。
   他进入princeton读研究生时,就已经幻想出了一个浪子室友charles。分裂是他不可避免的生活;能够平衡和驾驭的时候怡然自得,当一切失去了控制时,他便不得不主动走向生活的分裂面。
   JOHN NASH习惯在图书馆,宿舍的玻璃上用粉笔演算公式。阳光一照,那些字符仿佛瞬间就有了美好的生命。
  
   [美丽源自心灵]
   John Nash由于对数字的迷醉以及自身性格特点,最终陷入每日破译密码为国家做特工的无尽幻想循环。他的妻子,那个他曾经那样温柔的握起他的手,在繁星之间为她画下一把雨伞,一只章鱼棱角坚定的美丽女子,在他最最困难的时候,握起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又放在他的心口:也许我们应该试着靠这里(mind),而不是这里(brain),寻找答案。生活在mind,不在brain。
   我觉得犯病的nash就像是倒着长的benjamin,于是nash夫人就和benjamin的夫人处境无异:她要照顾两个孩子——小NASH和大NASH(事实证明,小NASH成为父亲的翻版——数学家,并且精神分裂)。
   他不断地和自己做斗争——那个爱面子和渴望出人头地的自己。他从逻辑出发,因为幻觉中的“小女孩从来没有长大”,他知道了她不可能是真的——他第一次分清现实和幻觉。他和幻觉们道别,说“我不能再和你们说话了,我很抱歉”。然后他学会尽量不理会他的幻觉,纵使他们从未消失过。
   那天,他获知自己得到诺贝尔奖提名的那一天,他走进了久未进入的教授茶室——他已经远离了那带着教授气味的茶点太久太久。他学识很高,受学生喜欢,可是他在那个地方却弓着身子——有些畏畏缩缩。他知道自己不再属于这里。所以当附近的教授、学者纷纷将自己的钢笔放在他的桌前——那是教授们表示对一个人的学术认可的最高标准动作——时,NASH受宠若惊。
   而我泪流满面,涕泪齐下。
  
   [A real JOHN NASH?]
   我对JOHN NASH本人实在了解不多,无法分辨本电影战线的细节真假;但我着实有点印象的是JOHN NASH本人的样子,和RUSSELL的扮相似乎实在有些出入。我的印象中,JOHN NASH年老后依然很瘦,耳朵稍微有些招风,鼻子尖而高,绝对没有RUSSELL的浮肿和略显风流的双下巴——绝对的智者。百度百科上说,现在国际上一些博弈论的论坛JOHN NASH有时候本人也会去参加,极少发言,一般都是静静的来,静静地走。
   我着实有一点点了解的是NASH对博弈论的三个主要贡献,分别是完全信息不合作博弈下的nash equilibrium,完全信息合作博弈下的nash bargain solution和nash program,尤其是nash equilibrium——任意博弈方均无动机偏离的均衡。
  
   他内心深处遭受的所有痛苦,最后凝结成美丽的智慧,指引所有后人靠近那个有些人看得见,有些人看不见的完满世界。

左手天才,右手疯子,个人认为是对john nash最好的阐述。

在经济学的课上听了纳什平衡,老师便推荐我们去看《美丽心灵》这部电影。我本来是只钟情于惊悚悬疑片的,以为这部片子看不了多久就会删除。但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这部片子我也是憋着尿看完的,深深地被里面的情节所吸引。Russell Crowe的演技真是没话说,第一次认识他是在《洛城机密》中,他既演的了罗宾汉这种硬汉,又能把一个精神分裂患者演的如此的出神入化,很可惜当年的奥斯卡只被提名而没有获奖。女主角Jennifer Connelly一出场就惊为天人,估计让很多人忽略了她的演技吧,获得了当年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另外,这部影片获得当年奥斯卡最佳影片也觉是实至名归。

可能会有很多人羡慕那些诺贝尔奖得主光鲜亮丽的生活。过去,我也一样。虽然我知道他们在台下花了常人无法做到的努力。但是看了这部电影,才发现John Nash 所承受的东西实在还是太巨大了。不服药,就会产生幻觉,严重的时候会危机家人的生命。服药,确实能抑制部分幻觉,但是同时也会抑制他的灵感,甚至影响到他的正常生活(印象最深的就是cannot respond to his wife)因此,John Nash 和他的妻子一直活的很痛苦,不知道怎么办才好。John Nash 是不幸的,但是他同时又是幸运的,幸运的是他有一个这么好的妻子对他不离不弃,一直坚守着他。他们彼此深爱的对方,这就是战胜病魔的力量!影片的最后,和之前呼应是,John Nash也获得了很多教授的钢笔,这证明了他终于得到了最大的认可。同时,他也加冕诺贝尔奖。他没有活在他的世界里,正如他所说的,在他的妻子的帮助下,他终于走了出来,尽管那些幻觉始终伴他左右,但是他不予理睬,他做到了,他就成功了!

最后,想说一下我最喜欢的那句台词。当他的同学Martin找JohnNash 下棋时。“Are you scared?” “Teffified, Mortified, Petrified, Stupefied by you!”

第一次发影评,有点混乱,勿拍~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于影视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不一样的想象力

关键词: 澳门金莎

上一篇:致每一个向死而生的灵魂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