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莎娱乐网站_首页
做最好的网站

哦私以为此剧不忍直视

作者: 影视娱乐  发布:2019-07-10

但是。道友。你难道不想看灵修吗?不想看捅凤凰?不想看魔尊?不想看天帝润玉?不想看魔界灵修?想看就一起吧。啦啦啦啦啦

1血海深仇已确定这个铁一样的事实 2既然是捅了一刀算什么两清了。那又怨怪润玉干什么?既然是为了报仇! 3润玉的娘是小三,那锦觅和凤凰不就是天帝和润玉娘,别说什么两心相爱,因为相爱就能不顾婚约,不顾兄弟?这不是理由,上船的时候润玉和凤凰还算是好兄弟呢?说润玉娘的请好好想想锦觅! 4整天婚约不算数不算数成啥亲??莫非眼瞎,请重新看一下电视剧。锦觅难道没亲口同意?不算数水神退个毛线婚? 5我只看到灵修前,至少到此为止润玉三观没太大问题。润玉本来就是个反派后面在男女主这么不顾礼义廉耻的情况下和天后天帝渣出天际的情况下,不黑化我都瞧不起他。 6后面据说一直喜欢锦觅,这是我对润玉最恨铁不成钢的。 7还有人跟我说神仙的世界和凡人不一样,哦那我请你不要说凡间扯证,那是凡间! 8同意婚约时锦觅心智不全的说,殒丹作祟。好的请问当时润玉知不知道锦觅吃了殒丹,当时润玉只以为锦觅谁都不喜欢,更何况润玉当时知道天后杀害花神,订完亲润玉是不是对凤凰说就算没有他他们也不太可能在一起?哦,既然当时锦觅答应婚约算心智不全那么男主各种勾引心智不全的的少女算什么?辣不辣眼睛,哦我知道有些人肯定会说不辣。男主在不知道锦觅吃了殒丹,且亲口同意了哥哥的婚约的情况下仍旧各种勾引,我只能说爱 管不着,在对方和自己哥哥有婚约的情况下又是亲又是上船这就要看人品了。 9润玉使用小心机骗婚?请看8这是补充,哦,天帝都像极力促成的婚约,润玉又喜欢锦觅,又是自己的未婚妻为什么不能争取?润玉骗了什么了,唯一骗的就是让水神误会锦觅喜欢润玉。润玉并不知道锦觅喜欢凤凰,可以说当时得锦觅根本不知道情为何物,锦觅和凤凰有没有确定关系,还是和自己有婚约为什么不能促成婚约。你们的凤凰在明知锦觅同意婚约下仍旧耍心机怎么不说了?上船一事根本就解释不清! 10拿什么梁山伯祝英台,泰坦尼克号来说明锦觅和凤凰,那根本没可比性好不好,既然拿出来比了我就说一说,他们有没有血海深仇,有没有睡亲哥哥的未婚妻。他们俩在一起因为这个死了多少人? 11什么承认润玉和锦觅的婚约就是承认包办婚姻就是山里来的,就是封建。。好的我说明一下,第一承认婚约不代表就代表让他们在一起!第二自己亲口承认了额的婚约你总有一份责任,对别人负责也对自己负责,灵修可以能不能正儿八经的解除婚约?追求真爱就是你不负责任的接口?现在退婚还要当着两家人的年说清楚呢?你至少两个人说清楚吧。哦不按现在按古代事更大,嗯你们也只能说神仙和凡人不一样。 12婚约不算数,锦觅是花神和水神的女儿不是风神和水神的。当初说的长女和长子不是嫡长女嫡长子,这样说润玉也不是嫡长子。。更何况人家水神和风神自己都承认了,也就你们这些不看电视剧的只会意淫的不承认? 13那些说什么男二加戏,由电视剧上升到演员的。别说什么润玉粉丝先开始的,我也不包庇谁,所有上升演员的都是一丘之貉,你也高尚不到哪里去。? 人家制片人都出来手撕编剧了,当然也没帮男二说什么话。。我只想说你要对说过话负责啊,有证据么?上升到演员还有理了?你们脸可真大。。 14官博发帖说男女主合法?我想说大家不是瞎子,电视剧都看了想用什么风神水神花神什么的说明婚约不作数请看12感觉都要出文字狱了。。。作为一个官博不出来辟谣就算了还放任粉丝一边倒真的是说不过去了。。

走啊走,走到草桥亭,天下起大雨,祝英台招呼银心说:“咱俩到这草桥亭歇一会儿,等雨停了再赶路。”

祝英台马上要出嫁了还心系梁山伯。梁山伯明明知道祝英台要出嫁了难道不应该放弃她吗?为啥两人最后还一起化蝶。梁山伯也是小三吗?不是,他们是一对苦命的恋人啊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请拿实锤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梁山伯回到客栈,辗转反侧睡不着觉,他的心碎了,当晚感染了风寒,没过几天,病死了。

图片 1

梁山伯跟祝英台约好,七夕到祝家庄求亲。约了相见的日期,两个人依依惜别,祝英台回家去,梁山伯回到万松书院。

梁山伯与祝英台中。祝英台和祝英台多么感人啊。但是要是按这个逻辑。

“梁兄不要担心,我家九妹不是嫌贫爱富的人。”

所以不要说凤凰是小三啦!结了婚还可以离婚呢?订婚了就不许分手啦?

两个人一个在阁楼上,一个在墙跟下,只是相对望着流眼泪,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图片 2

师母说:“既然你俩人订了婚姻,就应该尽早去求亲。山伯,你下山寻英台去吧!”

图片 3

“在下梁山伯,正巧也要去万松书院。”

说编剧写崩了的。这两天是有点拖。奇英cp的确败好感。有两集润玉的剧情是有点集中。63集要是一集都不拖怎么拍的完吗。

眼见就要露馅,祝英台急中生智:“小姐好端端在家里,你唤她做什么?”

祝员外一听,“啪”一声拍烂了书桌:“我容你出外读书,你竟与外头男子私定终身,你与马家的婚事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绝不能退婚。从今日起,你乖乖在闺中待嫁,再不得出门半步。”

到了七夕节,梁山伯来到祝家庄,可是祝员外对他说:“英台其实是我家女儿,不是男子。男女授授不亲,你们两人不便相见!”

雨停了,主仆四人结伴同行,有说有笑,又在路上走了几天,来到万松书院。

说完,她解下身上的玉佩作为信物,拜托师母转交给梁山伯。

古时候有个祝家庄,祝家庄有个祝员外,祝员外有个小女儿,名叫祝英台。 祝英台从小在家识字读书,年复一年,长到了十六岁。 见到同龄的男子纷纷带着书僮,出门到杭州城的书院

一回到书院,师母就把他叫了去,把玉佩交给他:“祝英台临走前把这块玉佩交给我,央求我为你们俩做媒。”

当花轿行到梁山伯的墓前,英台推开轿门,跳出轿子,她甩掉绣花鞋,赤脚朝墓前奔去。一时间,四下里风起云涌,大雨刷啦啦落下。等到祝英台跑到坟墓前,只听见“轰隆”一声巨响,坟墓裂开一道缝,祝英台从裂缝跳入墓中,坟墓马上合拢了。

祝英台出嫁那天,她穿上红嫁衣,打扮得很漂亮,她坐在花轿上,心里想:“如果像蝴蝶一样,有一双翅膀就好了。如果能跟梁山伯一起,变成两只蝴蝶就好了。”

两个人折下亭边的柳枝,插在地上当作香烛。梁山伯十七岁,祝英台叫他“梁兄”,祝英台十六岁,梁山伯唤他“祝弟”。两人相对拜了八拜,又一起拜了天,拜了地,约定从此同生同死,要像亲兄弟一样互助互爱。

“唉,梁兄啊,你真是一只呆头鹅!”走到分别的长亭,祝英台停下脚步,叹息说,“不知梁兄可曾婚配,有没有钟情的女子?”

这两只蝴蝶,就是梁山伯与祝英台。

“我爹爹写信催我归去,我不能再留在这里了。这三年来,我与梁山伯同窗共读,感情深厚,希望师母成全,为我们做媒。”

“这样正好。梁兄,我来给你作个媒,我要把我家九妹许配给你。九妹是英台的同胞妹妹,人品相貌都和我一模一样,不知梁兄意下如何?”

“正是,正是!我母亲常说,‘有缘修得同船渡’,我梁山伯无兄无弟,无姐无妹,今日与祝公子有缘,不如插柳为香,结拜为兄弟。”

银心见陌生男子拉自己,连忙后退,转头唤祝英台:“小姐——”

祝英台收拾好行李,梁山伯送她出门,两人依依难舍,走呀走,走过一座山又一座山,前面有座凤凰山,祝英台说:“凤凰山上凤求凰,梁兄你是凤来我的凰。”

没等银心回答,祝英台转过头对那位书生说:“这位兄台见笑了,我家中有个九妹,见我出门读书,也要到杭州城求学,无耐爹爹顽固,死活不让她出来,九妹只好留在家中。”

亭子里有位书生,他端坐在石凳子上,正在看雨景。书生身旁有个书僮,他见到银心,热情地上前拉她的手:“这位小哥,我挑担子,你也挑担子,一路辛苦了,过来我身边坐!”

梁山伯想起刚才在长亭送别,祝英台又说凤凰,又说鸳鸯,又说牛郎织女,恍然大悟:“哦,来如此!原来如此,原来祝英台就是祝九妹,祝九妹就是祝英台!”

祝员外告诉他:“我已将女儿许配马家了,英台马上就要出嫁。你回家去,另寻佳偶吧!”

“爹爹,你把这门亲事退了吧!”

古时候有个祝家庄,祝家庄有个祝员外,祝员外有个小女儿,名叫祝英台。

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离开家出远门,祝英台心情快活,她看花花好,看鸟鸟好,看人人好。

那店家可怜他,把他埋在路边的荒郊,为他造了一座土坟。

“贤弟,夫妻才能配凤凰,我们俩是好兄弟,你这个比喻不恰当。”

不知不觉,过去了三年光阴。

过了一会儿,雨过天青,天上出现一道彩虹,坟墓里飞出来一对蝴蝶。

梁山伯走到祝家门外,又抬头去看祝家的楼台,却看见英台身穿女子的衣裙,正站在阁楼上,流着泪望着他。

梁山伯满心欢喜:“多谢师母,刚才与英台贤弟离别前,他把祝家九妹许配于我,让我七夕节到祝家庄求亲。”

走呀走,走过一片垂杨柳,前面有个清水塘,祝英台说:“水里鸳鸯成双对,梁兄你是鸳来我是鸯。”

祝员外十分愤怒,他把祝英台关在家里,让人日夜看守,再不许她出门了。

师母笑了:“山伯,你真是个书呆子,难道你没有看出来,英台是扮成男妆的女子呀!”

祝员外一听这话,十分生气:“人家男子读书求功名,你是女子,无才便是德——你好好听着:你在家里做针线,学习三从四德的道理——出门读书这件事,以后提也不要提!”

“唉,要是像蝴蝶一样,有一双翅膀就好了。”

“我为你选择的好夫君,是马太守的好儿郎马文才。”

见到同龄的男子纷纷带着书僮,出门到杭州城的书院读书,祝英台心里很羡慕,于是她去央求祝员外:“爹爹,我也想去杭州城求学。”

再说祝英台,她回到家中,父亲从病榻坐起身:“英台,父亲催你回家,一来因为你爹娘身体有病;二来你已到了出嫁的年纪——我为你订了一门好亲事,只等你回来就成亲。这三年,你读书明理,出嫁后再不得任性胡为。”

祝英台拍手笑起来:“哈哈,梁公子,我俩走在同一条路上,遇上同一场雨,来到这同一个草桥亭,又要去同一座万松书院求学,这不正是‘有缘千里来相会’么?”

“因为家境贫寒,山伯至今不曾求得好配偶。”梁山伯低头说道,“我母亲一直为这件事操心。”

爹爹的话不能违抗,祝英台只好走上阁楼,站在窗前观望,花园里花红柳绿,一对蝴蝶在花丛中翩跹飞舞,飞着飞着,飞到围墙外面去了。

两只蝴蝶自由地飞,快活地飞,它们一会儿飞到花间,一会儿飞到湖上,无论飞到哪里,它们总是在一起,形影不离。

没想到,师母笑起来:“这个,我早就看出来了。”

梁山伯急了:“我与英台同窗共读,三年来亲如兄弟,分别后我才得知英台是女儿身,师母为我俩做媒,嘱咐我早日来祝家庄,向祝伯父提亲。”

祝英台听了这话,心想,我本以为天下男子一个样,难得他为女子抱不平,他真是我的知己。她朝书生深深作了一揖:“贤兄的见解正与我相同。我叫祝英台,要去杭州城万松书院读书,不知贤兄尊姓大名,要去哪里?”

走呀走,走过一座独木桥,祝英台说:“我俩走到木桥上,好比牛郎织女渡鹊桥。”

万松书院建在山脚下,山上有万棵松树,山下有十里荷花。梁山伯和祝英台同窗共读,万松书院夏日荷花飘香,冬天松树常青,两人在一起读书写字,谈诗论文,感情渐渐深厚。祝英台伤寒感冒,梁山伯端茶送水,亲自煲药,照顾她直到她完全康复。梁山伯衣裳破了,祝英台一针一线为他缝补。

书生说:“世间不许女子读书,这实在不公平。其实男子女子都是父母生养,让女儿读书明理,也是天经地义。”

当天夜晚,祝英台给父亲留下一封信,穿上男装,把自己扮成书生模样,把丫环银心扮作书僮。趁花匠睡熟,祝英台打开后花园的小门,带着银心,偷偷出了祝家庄,走上大路,朝杭州城走去。

“什么?马太守家有钱有势,难道还配不上你?”

梁山伯谢过师母,拜别师友,回到家中,禀明母亲,便去祝家庄求亲。

有一日,祝英台收到一封家书,信中说:“英台,你离家求学已有三年,父母在家日日思念,鸟语花香也不欢喜。如今父母亲忧思成疾,病倒在床,盼望英台速归,回家来安慰父母心怀。”

“贤弟,夫妻才能配鸳鸯,我们俩是好兄弟,贤弟你的比喻不恰当。”

“贤弟,牛郎织女是夫妻,我是兄来你是弟,贤弟你的比喻不恰当。”

祝英台离家三年,也很想念家中父母,但她舍不得离开梁山伯。她找到师母,告诉师母说:“师母,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其实不是男子,而是扮作男子的女儿身。”

“爹爹,这三年来,英台与同窗梁山伯情深似海,已经请师母做媒,定了终身。我不能再与别的男子结为夫妇。”

祝英台从小在家识字读书,年复一年,长到了十六岁。

梁山伯一听很高兴:“如果人品相貌与贤弟一样,九妹定然是聪慧秀美的女子,梁山伯求之不得——只是,梁家穷,祝家富,我怕贫富悬殊,难成婚配。”

听了这话,祝英台顿时感觉晴天霹雳:“爹爹,你,你把女儿许配何人?”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于影视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哦私以为此剧不忍直视

关键词: 澳门金莎

上一篇:在现实世界里挣扎的励志女主
下一篇:没有了